网曝知名在线招聘平台智联招聘涉嫌雇佣水军刷简历投递率

近日,网上爆料称,知名在线招聘平台智联招聘涉嫌雇佣水军刷简历投递率,由于转包商截留货款,导致刷单供应商无法获得报酬。爆料人马海先生还指出智联员工存在收受贿赂的情况。不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智联招聘方面否认了以上消息。

智联招聘表示,其与推广公司签署营销推广协议,吸引真实用户到网站求职,并对简历进行安全筛查。同时,智联招聘严格依据合同验收供应商的服务,并及时结款,绝不会出现违法拖欠供应商款项的情况,公司员工也并无涉嫌商业贿赂的行为。业内人士指出,付费投递简历,并没有改变刷单的本质。

成立24年的智联招聘可谓是老牌互联网公司,在2014年成功上市美股。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各类垂直细分领域的招聘网站不断涌现,传统综合招聘平台智联招聘逐渐失去了昔日的光环。自2017年退市后,此次刷单争议再次将智联招聘置于聚光灯之下。

简历是否刷单引争议

“四万块钱拿不回来就算了,我快毕业了,别到时候学校和那些智联招聘的人勾结,把我开除了。”

马海是一名在校学生,3月以来,他发的一则投诉智联招聘雇佣水军刷简历投递率的帖子在网上流传。据悉,从2018年12月起,通过层层外包,马海接到为智联招聘找人假装求职者投递简历的任务。成功投递一份简历,马海可获得4元报酬。马海说,这样是为了向第三方公司投递假简历,造成智联招聘很受欢迎的假象,让第三方公司继续投钱使用智联招聘平台。

1月25日之前,马海每天找人做简历投递,并按日结算。到了后期,由于马海的上家和智联公司员工郭女士之间产生利益纠纷,导致马海无法收到应得款项,此时马海先生已完成11400单,未结工资近4万元。

对此,智联招聘向《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郭女士确实是公司员工,对接和供应商灵硅科技有限公司的合作,智联招聘严格依据合同验收供应商的服务,并及时结款,绝不会出现违法拖欠供应商款项的情况。智联招聘称与推广公司签署营销推广协议,是为了吸引真实用户到网站求职,并会对简历进行安全筛查。

一位事件中间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他在2018年9月通过层层外包接到智联招聘的推广项目,内容是向大学生和社会求职人员推广智联招聘渠道,一单5.5元,按投递简历的真实性以及合格率进行结算。

据其介绍,从1月初到1月25日,该中间人以合格率100%为标准给马海按日结算,1月25日到2月10日公司放年假,暂停结算工资。在此期间,马海没有停止简历投递。2月中旬,中间人接到上级通知,由于智联招聘筛查了马海投递的简历,合格率仅有20%,结算的工资也就大幅减少。

该中间人表示,由于马海背离了合作初衷,擅自刷假简历,造成己方和上游供应商收入损失,因此无法照常结算剩余工资。

对于智联招聘和中间人的上述说法,马海并不认同。在他看来,上家交代的任务就是大量做假简历,自己完全依靠寻找人力去做每一份简历,而行业内的刷单只用机器和技术,同时,如果遇到第三方公司打电话回访,就回复“已经找到工作”。因此,马海认为在自己正常做完任务量后,上家和平台没理由不结算工资。

在互联网分析师于斌看来,智联招聘和供应商马海的分歧在于对刷单的理解不同。“无论是付费推广还是付费投递简历,都是以盈利为目的的行为,类似于线下扫码、下载关注赢小礼品等,本质上仍是刷单。”

于斌进一步表示,招聘公司为了获得企业订单、让企业续费,也为了财务收入的保障,会分派销售任务给各地区的分公司。“销售任务只能保证企业在入驻智联招聘后,前期可以获得一定数量的简历,但真实用户并没有那么多,因此简历的来源和质量可想而知。”

用户增长空间遭挤压的焦虑

无论是刷简历投递率或是营销推广,此次事件背后,暴露出智联招聘等传统互联网企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以及招聘存量市场的增长需求和困境。

网络招聘在国内已有20多年的发展史,1994年智联招聘成立时,现如今的互联网巨头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等公司还没有踪迹。互联网的繁荣时期,智联招聘也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2011年起智联招聘开始谋求上市,直到2014年6月12日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上市。但在上市短短3年后,2017年9月智联招聘进行了私有化退市。

对于退市的原因,智联招聘CEO郭盛曾表示,主要出于企业性质和数据安全性两方面的考量。一方面智联招聘是一个有中国社会属性的企业,如果想得到更好的发展,还是要回到国内资本市场。此外,作为网络基础设施企业,智联拥有大量的数据,出于数据安全性的考虑,认为回到中国比较好。也不排除未来重新回到A股市场的考量。

实际上,对于智联招聘退市,外界更多的解读是智联招聘面临业绩增长压力。据悉,在线招聘企业的盈利方式主要在于B端用户,包括企业付费、会员费以及猎头中介费用。

于斌认为,猎聘、拉钩和Boss直聘等垂直网站都会用新媒介、新形式吸引用户,招聘市场的用户不断地在分流,智联招聘没有独特的创新,用户量和营收率就会持续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智联招聘的业绩逐步下滑,但体量仍位居行业前列。据速途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Q1国内在线招聘行业研究报告》,招聘APP单月浏览时长前三名为前程无忧、脉脉和智联招聘。其中,前程无忧的浏览时间为795万小时,环比增长4.5%;以职场社交为主的脉脉浏览时间为594万小时,智联招聘以506万小时的浏览时间位居第三位。

此外,传统综合类招聘是最早发展的一种模式,前程无忧和智联招聘为典型代表,都有着十多年的运营经验,占据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求职需求最大的一般是年薪15万以下的中端和低端用户,各地人才市场举办招聘会以及传统大型人力密集型公司如富士康和仁宝等,大多使用传统招聘平台。”互联网评论员郭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郭静认为,由于网络招聘行业的规模不大,商业想象空间比较有限,能够创新的地方并不多,整个行业的发展较为缓慢,短期内不会有能产生质变的新形式平台出现。

来源:华夏时报

推荐DIY文章
Windows 10装机量已达8亿 会成为第一桌面系统
迪士尼欲推出视频流媒体Disney+ 迪士尼保险库将走到尽头
石油大佬将聚休斯顿CERAWeek NOPEC立法可能助推油价上涨
AI通过算法匹配约会对象 千禧一代有了“可预见的”包办婚姻
特斯拉涨价3% 不上调Model3 部分门店会重新开业
AMD将趁着Intel缺货大抢风头 Intel10nm移动版年底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