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直播破产实锤 王思聪为何“见死不救”?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熊猫直播就各种传闻不断,员工离职、主播维权、主播出走、高层内斗、王思聪撤资……

局势愈演愈烈,甚至传出了关闭服务器,破产清算的消息,而这所有的一切传闻都在昨晚尘埃落定了。

3月7日晚22时,COO张菊元在工作群“潘达踢威”中发文表示,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的情况下,不得已做出了遣散员工的决定。

熊猫直播破产实锤。

内忧外患,熊猫卒于2019年3月

3月6日,微博认证为知名游戏博主的“直播点吧”爆料称,熊猫直播本月将申请破产。

另有网友爆料的一张截图显示,熊猫直播工作人员在员工群中称,已为员工安排了头条、快手、花椒等多家公司的用人需求。

王思聪的熊猫TV死掉了,他为何“见死不救”

王思聪的熊猫TV死掉了,他为何“见死不救”

网上流传的熊猫直播群内截图

3月7日晚间,熊猫直播的安卓、iOSApp客户端在官方下载渠道消失,只剩下一个“熊猫主播版”。

当晚22:00左右,COO张菊元在工作群中发文称“熊猫TV被迫选择了这样的结束,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而又最理智的选择。”

他表示,从17年5月至今,熊猫TV在22个月内没有一笔资金注入,管理层在过去两年至少寻找了5个潜在的投资方,但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缺钱成了压垮熊猫的最后一根竹子。

熊猫TV到底有多缺钱?

有主播称:从去年10月之后,没有一分钱入账。

更戏剧性的是“有个大哥自己给自己刷了150万,想火。最后平台倒闭了,钱没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该主播称。

直播是个嗜血的行业,烧钱买命,断血自然就断命。

张菊元在内部信里写道:“熊猫的运营需要负担高昂的宽带以及众多主播的高额工资,整个行业在追求赢利的路上都在踯躅前行,为了做到收支平衡不断缩小自身之后,新的融资仍然无法到位。”

“投资环境和垂直领域的不断恶化,熊猫的空间在不断缩小,坚持成了某种消耗。”

其实熊猫直播的衰落早有预兆。

2018年年初,就有熊猫直播没钱可用的新闻被爆出。

紧接着熊猫直播负面不断,合作公会和熊猫直播员工工资无法按时结算、大主播出走、员工离职等消息接连被爆出,熊猫直播的资金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根据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9月到2018年2月期间,熊猫直播的日活均值为272万人。到了2018年12月,斗鱼虎牙从600万和400万双双提升到700万,熊猫的日活却缩水到230万。

大主播的流失是造成日活缩水的一大原因。

有主播称熊猫直播的工资曾一度改成了三个月一发,后来三个月都还是有拖欠。

当时熊猫直播旗下数位大主播离开,转投虎牙与斗鱼。究其原因,无非是熊猫给的价位无法满足大主播们的胃口,且存在拖薪情况。

彼时,面对资金链难题,张菊元回应称即将从巨头拿到融资,估值超50亿元。同时,公司2018年底还将启动上市。

但熊猫直播等来的不是融资,而是贱卖自己。

去年年中,熊猫直播曾向斗鱼、虎牙、网易询价出售,最初报价为30亿元。但据熊猫直播披露的数据来看,其有大量负债,总价近40亿元,最终三家公司都没有接盘。

除了资金问题,管理层的“派系内斗”,也是加速熊猫直播死亡的主要原因。

多位熊猫员工爆出,管理层的“内斗”严重:“来自股东奇虎360的高管在该公司内部屡屡对其他高管进行排挤,包括王思聪自己带来的高管,都已边缘化。”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截止目前,奇虎360在熊猫直播的持股比例达19.35%,是继王思聪之后第二大股东。

奇虎360先是在2016年9月参加了熊猫直播的A轮融资,随后在2016年11月,作为熊猫的战略投资者入局。奇虎360的介入,不仅为熊猫直播提供了资金,还为其提供了相应的技术支持。

王思聪的熊猫TV死掉了,他为何“见死不救”

王思聪的熊猫TV死掉了,他为何“见死不救”

脉脉上的讨论截图

但同时也埋下了隐患。

王思聪的熊猫TV死掉了,他为何“见死不救”

王思聪的熊猫TV死掉了,他为何“见死不救”

网传熊猫直播员工和直播点吧对话截图

360系逐渐在把控权力,2016年有两位副总裁接连离职,“外界看来一片祥和处于上升期的熊猫直播,内部早已暗潮汹涌。”一熊猫员工称。

王思聪的熊猫TV死掉了,他为何“见死不救”

王思聪的熊猫TV死掉了,他为何“见死不救”

脉脉上的讨论截图

即便管理混乱屡遭抱怨,熊猫直播在员工中的口碑还是不错的。

“熊猫直播还是很人性的,即使没有赔偿,没有年终奖,我也没有太多愤怒的情绪。呆了三年,全是不舍。”一员工说。

“虽然去年七月开始就没有拿到工资,公司欠他几十万,但是他仍爱这个平台。因为熊猫直播这几年给他的远不止钱。”一主播称。

不能否认的是熊猫还是有一部分忠诚度很高的主播和用户。

很多用户在得知熊猫要倒闭之后都觉得惋惜,一方面跟了几年很有感情,另一方面觉得再也没有“UI好看,广告少,体验又好的app”了。

直播间好多主播也是依依不舍,对这个平台的感情很复杂,“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主播们虽然很久没有拿到钱,还是一如既往的来送熊猫最后一程。

王思聪的熊猫TV死掉了,他为何“见死不救”

王思聪的熊猫TV死掉了,他为何“见死不救”

熊猫直播官网截图

2015年,熊猫TV因王思聪的建立而风靡直播界。

初建立,就有诸多大流量主播进驻平台。后来熊猫TV日渐做大,一度成了继斗鱼、虎牙之后第三大游戏直播平台。

熊猫直播在上线不久就能在直播行业中崭露头角,王思聪本身自带的“流量光环”功不可没。除了邀请主播,还带来了王思聪的部分明星朋友站台。

可惜了一首好牌,还是被打稀烂。

如今熊猫直播破产告一段落,500多名员工就地解散。

但主播讨薪风波并没有过去,直播行业的危机也并没有过去。

加速洗牌,直播行业进入下半场

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但风起猪飞之后,难保不会有猪被摔死。

早几年国内直播平台发展势头强劲,颇受资本青睐,先后出现大大小小几十家直播内容提供平台。

但经过几年发展,资本趋于理性,大浪淘沙后,脱颖而出的不超过十家,其中以斗鱼、虎牙、映客、熊猫直播表现最为出色。

如今,随着熊猫直播的倒闭,行业迎来了新一轮洗牌。

活着的平台,开始加速奔跑。

3月6日有消息称,直播平台斗鱼已于春节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上市申请,这意味着,不出意外,斗鱼最早可能今年上半年就能登陆资本市场。

早前虎牙直播、映客直播已于2018年“跑步”进入资本市场。如今斗鱼在经过负面缠身之后,也开始谋求上市。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2018年直播行业融资明显向头部平台集中,资本催化行业新一轮洗牌,直播平台在体量和发展前景上差距进一步拉大,头部平台掀起上市热潮,寻求资本盈利机遇,加剧资源和流量的集中效应。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有望达到5.01亿人。

虽然用户基数在不断扩大,但增速有所减缓。

随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原有的流量短缺、运维弊端、资金难题对中小平台的反噬更加明显,加之官方监管高压,许多中小平台被淘汰出局。

在线直播行业进入“下半场”。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目前,中国游戏直播市场规模为77亿元,同比增长100%;前瞻预测到2022年,游戏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300亿元左右。

直播行业,还是大有可为。

这个熊猫倒下了,并不影响下一个熊猫的崛起。

尤其是手机的迭代,5G网络的加持,直播独有的互动性,以上种种,均赋予了直播平台更大的想象空间。

但可为,并不代表谁都能为。

推荐DIY文章
九万员工开网店效果明显 董明珠目标2023年格力营收6000亿
OPPO副总裁沈义人公布OPPO全新子品牌Reno 定位于年轻市场
自己测试屏幕也可靠 专业测试人都这么看电视的
5G低费换手机不换号 5省份完成携号转网试点
微软起诉鸿海违反专利协议 表示已与鸿海达成部分专利协议
日央行:日本经济或将衰退 宽松政策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