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能否再次施展神奇魔力 让蔚来还有未来

2018年12月,李斌和妻子王屹芝看完电影回家途中,发现路边的摩拜单车被乱堆成一座小山。

李斌说:“清理一下吧。”

在王屹芝提议下,两人特意回家穿上羽绒服、工装裤和靴子,戴上厚手套,然后又回到这处堆弃点。

北京的冬夜寒冷刺骨,他们从晚上10点一直干到凌晨2点,4个小时,完成了两个街区的摩拜整理。

这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李斌境况的折射:当摩拜陷入困境后,李斌为之费心尽力,却终究是杯水车薪。

从成立伊始,李斌就是摩拜的关键人物。2014年冬天,他选中有10年汽车记者经验的胡玮炜,并提供146万的启动资金,就此开启了共享单车的故事。

图:李斌试骑刚生产出来的摩拜单车

图:李斌试骑刚生产出来的摩拜单车

李斌当时的身份包括:第一家海外上市公司易车网老板、蔚来汽车创始人、出行领域知名投资人。

站在幕后,李斌扮演着为摩拜搭骨架、填血肉的角色。

他安慰犹豫的胡玮炜,“实在不行就当做公益了”,拉来刘二海等重要投资人入股,生产线出现问题时,李开复也应邀出手,联系富士康参与战略投资,解决了供应链问题,还大大降低了摩拜的生产成本。

慢慢地,胡玮炜发现自己找人没有李斌好使,也就不找了。她甚至公开承认自己不爱找投资人:“李斌介绍谁,我就认准谁。”

后来美团收购摩拜时,王兴绕过了胡玮炜,直接找到李斌谈。

摩拜的结局我们都清楚了,李斌做公益的梦想“落空”,作为早期投资人,他在这场资本游戏中获益颇丰:146万变成了13.4亿。

不过,李斌并非满心欢喜地拥抱这个结局。

在 2018年4月3日晚上那场决定摩拜命运的股东大会上,董事长李斌投下了弃权票。

他内心复杂,被美团全资收购并非他认为的理想结局。

他曾经想过让美团进行小股投资,以估值35亿美元投资6亿美元,然后摩拜再融4亿美元,但被王兴否决,后者不愿意滴滴与ofo的故事重演。

一路看着摩拜单车从无到有,从有到强的李斌,面对黯然的结局收场显然很不甘心。

李斌描述说:“在那个阶段,还是挺纠结的,或者说,内心感受挺复杂。”

套现离场,对李斌和摩拜来说,或许不是最完美的结局,但却是当时境地下李斌能做的最好的决定。

李斌喜欢爬山,在后来总结爬山的经验时,他说:

“每个人登山都是有目标的,要高,要冲顶。但有时候,你就是没办法冲顶,要面对自己内心的挣扎、纠结,就必须要做决断。”

对摩拜命运的把控,对李斌来说也是一次爬山。

生死攸关的时刻,李斌还是选择破解挣扎,展露出骨子里“理性”的本色。

摩拜的离场,宣告了共享单车游戏的提前结束,还在另一边强行续命的ofo,几乎已经看不到生还的希望。

“和有20年商战经验的李斌相比,戴威还是个孩子。”摩拜的早期投资人龙宇如是说道。

02

1974年,李斌出生于安徽西南部大别山脚下的一个偏远山村,他的童年是和外公外婆一起度过的。

李斌的外公是太湖县当地的一个农村商人,除了种庄稼,偶尔也会带着小李斌做些生意。

李斌人生的第一个商业活动就很接地气:放牛。

为了能让牛在集市上卖个好价钱,他每天都要去找好的草坪,把牛喂饱。李斌做事很认真,后来外公做烟草、贩酒生意的时候,也会叫他帮忙记账。

与外公、外婆共同生活的成长经历,让李斌很早的学会了独立自强,他也成了邻里乡亲交口称赞的“乖孩子”。

初中毕业时,家人坚持让李斌读中专掌握一技之长,早日步入社会挣钱养家。

这一次,一向听话的李斌选择了“反叛”。

决绝的李斌,用亲手撕下“温顺”的标签作为代价,为自己换来了上高中读书的机会。

再后来,李斌成功证明了自己当初选择的正确性,一脚踏入了北京大学的校门,将茫茫的大别山区甩在了身后。

在大学期间,李斌靠自己打工挣足了学费,还创办了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南极科技,延续着自立自强的作风传统。

2000年6月,26岁的李斌创办了日后令他声名大噪的易车网。

公司刚成立不久,就迎来了巨大的挑战,受到硅谷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波及,投资人决定从易车撤资,霎时间公司的资金缺口高达400多万元,面临破产的危险局面。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斌做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决定:自己举债全资收购投资者股份,把易车的债务转移到自己身上,让投资人安然退出。

那时的易车,背债400万元,公司只剩7个人,而李斌每天坐1个小时的公交车去上班,兜里只有10元钱,在最苦的日子里煎熬着。

但这一切都在2010年得到了童话般的结局,易车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海外上市的第一家汽车互联网公司,市值逾10亿美元。

图:易车网2010年在纽交所上市

图:易车网2010年在纽交所上市

“规矩,理性和踏实”是李斌的所有性格中最为稳定的成色。

这或许也是李斌早年的坎坷成长经历,留给他的一笔重要财富: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只能抱紧希望。

03

被业界誉为“出行教父”的李斌,在2019年逐渐陷入困境。

在9月24日发布二季度财报后,蔚来宣布取消了原定举行的电话会议,随着“蔚来4年亏损400亿元”的话题登上各大热搜榜单,蔚来的股价应声下跌。

屋漏偏逢连夜雨。

今年以来,时年五岁的蔚来已经连续遭遇多重打击:融资困难、车辆自燃、ES8召回、团队动荡……

这样的境地,并不比去年摩拜的困局好解,李斌能否再次施展让枯木逢春的神奇魔力,依然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

李斌喜欢下围棋,他说:“我做这个事的时候,就已经想了十几步棋,到目前为止,基本是按照当时的想法在布局。”

决定下电动汽车这盘棋,李斌琢磨了两年多。

2012年,受到特斯拉给电动车的启发,李斌开始萌发自主造车的念头。

一年后,李斌出现在了雷军的小米办公室中,希望拉雷军入局投资,雷军却直言:

“造车的人太多了,基本上等同于骗子。”

后来打动雷军还是李斌的决心,李斌说:“我没什么能证明自己的,但我愿意个人投1.5亿美元来做这件事情。”

眼看着李斌押上自己的全部身家,妻子王屹芝都忍不住来问李斌,到底有多大把握能够成功?

李斌淡淡地回答说:“大概5%吧。”

在许多朋友的眼中看来,李斌并不是个痴迷财富的人,他是一个痴迷成功的人。

他的人生就如同爬山一样,“野心”的本能驱使着他不断向更高的山峰冲击,而征服一座座山峰为他带来的快感,也远远超过了金钱的意义。

李斌一直没有买房,和王屹芝结婚后的6年里,他们一直在租下的三居室里生活。

这种纯粹为梦想而生的人,在创投圈自然极富魅力。

章泽天曾回忆刘强东投资蔚来的过程,“李斌就来我们家吃了一顿饭,他花了15分钟讲他的想法,我老公就花了10秒钟说Yes!”

到最后,马化腾、雷军、张磊、刘强东、沈南鹏,加上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6个顶级投资人为他所创立的蔚来汽车做了背书。

2014年年底,蔚来汽车正式成立。

2015年9月,蔚来汽车得到了红杉中国、愉悦资本共数亿美元融资。

2016年6月底,又完成新一轮达数亿美元的融资,由淡马锡领投,厚朴、TG、联想集团等机构参投。

随着造车进程的深入,李斌能够抓住成功的真实感越来越强。

在2016年12月的一次表态中,他更是自信满满:“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我觉得蔚来永远不会死!”

2018年9月12日,靴子落地。

中国电动车初创公司蔚来汽车(NIO)在美国上市敲钟,成为继特斯拉之后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纯电动汽车公司。

上市后的第二个交易日,蔚来即迎来暴涨:盘中股价一度飙涨超90%,刷新盘中历史高位至12.69美元,市值也一度超过130亿美元。

但仅仅过了一年后,蔚来的股价跌至2美元上下,市值缩水到20亿美元出头。

04

在9月25日重启的电话会议上,蔚来否认了4年亏损57亿美元的说法,但证实目前亏损为220亿人民币。

相比较之下,特斯拉15年才亏了50亿美元,蔚来的亏损金额确实令人咋舌。

在持续亏损的局面下,蔚来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负已成既定事实。

过去三年,该公司现金流净额连续为负,分别为:-22亿元、-45.7亿元、-36.3亿元。

上市一年时间里,蔚来频频遭受负面事件打击。

今年年初,在股价大跌和财务状况恶化的双重打击下,李斌不得不宣布暂停在上海嘉定的自建工厂项目,将继续由江淮代工生产。

在产品层面,最先出现的问题就是续航里程。

蔚来宣传的续航里程是400公里,但有车主提车后表示,实际续航只能达到200公里。

此外,蔚来汽车在行驶中系统死机、蓝屏、甚至自燃等故障都时有发生。

6月,补贴退坡前夕,正值冲量时,蔚来宣布召回4803辆ES8,随后又传出蔚来出售Formula E车队的消息。

8月22日,蔚来创始人兼CEO李斌发布内部信,宣布蔚来将在9月份进行裁员,全球范围内将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调整后公司的人员规模将在7500人左右。

信中表示,为了确保公司的生存发展,蔚来必须及时调整意识、计划,进一步控制支出,提升运营效率,把资源聚集在核心业务上。

“不会有速胜,不会有奇迹,我们的征途是泥泞赛道上的马拉松。”李斌如此说道。

李斌向来以自信示人,这句颇具悲壮色彩的励志口号时,难免让人觉得陌生。

内忧不断,但外患也依旧不减。

去年7月,在距离上海市中心73公里的临港产业园,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已经决定花费500亿元建工厂 。

在特斯拉国产化后价格将会大幅下降,这对国内所有新造车势力将形成巨大冲击。

理想汽车创始人兼CEO李想甚至直言:“特斯拉都已打到家门口,咱们就别搞虚假宣传自欺欺人,好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

除了同属造车新势力的威马、小鹏汽车等已进入交付期,奥迪、奔驰、宝马等传统车企新品亦正在加紧登陆国内。

在新能源汽车的赛道上,蔚来将面临着更加严峻的竞争格局。

困境,并不是李斌第一遇到了。

想想当年那个勇于背负起400万巨额债务的李斌,在近20年后,这400万又变成了几百亿。

面对这样一个天文数字,这次的他已无法再变身成孤胆英雄。

人生中的险峻山峰,在向李斌的智慧和毅力不断发起挑战。

当年在北大读书时,李斌喜欢玩《三国志》,在选择武将时,他喜欢选一些冷门的人物。

李斌不喜欢做追随者,“追随者” 在他的眼里价值极低,“看到别人用,成本下来了自己再用,你永远都是追随者。”

当然,为了成为“先锋”,李斌也在不断付出巨大的成本代价。

李斌记得很清楚:打游戏时,他会专门挑一个很落魄的武将,带着几个兵,从西凉开始打,看用多长时间能统一中国。

对此,李斌解释称:“我觉得这个好玩,这个难啊。”

推荐DIY文章
中国内存占有率不足3% 科技市场要加油了
苹果考虑加大对JDI的投资 投资额或加注一倍
米家空气净化器Pro H 首发 强力去除甲醛 高效净化PM2.5
HTC Vive Cosmos10月3日发货 售价5899元
OPPO K5 GeekBench跑分 配备8GB内存运行Android 9系统
小米国内首部5G手机小米9PRO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