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市值一夜回到了2003年 创下了近十六年最低

8月5日,欧美股市遭遇“黑色星期一”,美股收盘遭重挫,道指收跌逾760点,纳指跌3.5%。美国三大股指均创年内最大单日跌幅。

其中搜狐股价更是暴跌三成,一夜之间市值回到了2003年,创下了近十六年最低。

此前,搜狐于8月5日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第二季度营收同比下降2%至4.748亿美元,环比增长10%,略低于市场预期的4.82亿美元;亏损5290万美元,去年同期亏损4800万美元。

关于此次的股价暴跌,张朝阳认为自己是撞枪口上了。8月6日表示,“昨天球经济处于恐慌的状态,投资人在恐慌当中有点过激反应,选择抛售,没有耐心看这个季度财报数据。”

并做出预测“今天晚上股价会回来”。

然而,8月7日收盘,搜狐公司股价持续下挫1.57%,报收于8.80美元,续刷了2003年6月来新低。

此前,搜狐畅游全资子公司上海晶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破产,直接导致了搜狐减值1700万美元。

无论是大环境的“黑色星期一”,还是晶茂的破产,乍一看都会让人认为这不过是偶发性事件,进而得出搜狐只是运气不好,“撞枪口上了”这样的结论。

但仔细分析搜狐自身业务情况,我们或许不难理解为什么在糟糕的大环境中,是搜狐成为了最糟糕的一个。

以业务划分,搜狐本身可以分为“搜索”、“门户”、“游戏”和“视频”四大板块,我们依次讨论。

首先是“搜索”,作为互联网世界中历史最悠久的应用领域之一,搜索领域是一直百度的盘中餐。

得益于王小川提出的“三级火箭”的成功实施(输入法绑定浏览器,浏览器导流搜狗搜索引擎),搜狐集团得以在搜索领域虎口夺食。

在过去,搜索引擎的付费推广是一个大金矿,搜狐公司也跟在百度身后赚了个盆满钵满。

而移动互联网来临之后,百度的日子就一天不如一天。今年年初,“搜索引擎已死”的声音在业内迅速传开。究其原因在于随着时间的发展,许多强大的独立平台都拒绝了搜索引擎的抓取,而其后果便是搜索引擎可以找到的优质内容越来越少。随着量变到质变,搜索引擎这一业务心态的根基,也在今年得到了大范围的质疑。

从数据来看,此次财报中披露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为2.76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2%,可以说已经陷入泥潭。

再来看“门户”。

作为最早的三大门户之一,搜狐在该领域有着极强的资源和经验积累。但这一切都无法改变人们阅读习惯早已改变。这些年来人们在互联网的阅读习惯依次经历了以编辑为中心的专业分发,以关注为核心的自主分发,以及以算法为核心的智能分发,而在这一浪潮中搜狐行动极其迟缓。

此次财报中披露,搜狐品牌广告收入为4400万美元,同比下降29%,环比增长2%,其中最重要的下降原因就是门户网站收入的减少。

相比以上两条日渐缩水的业务线,游戏和视频领域则正在日益昂扬地向上走。可是在这两条业务线中,搜狐却面对着极强的竞争压力。

现阶段,搜狗和畅游已经成为了搜狐的增长核心。而负责游戏版块的畅游集团,目前对《天龙八部》这款手游的依赖极大,这款手游发行于2017年,两年过去了,畅游仍没有其他成熟的新产品问世。

再来看视频领域。现阶段,该领域正处于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三者之间的激烈交战时期。无论是日渐高企的版权还是极高的内容原创成本,都使得以上三个产品均是BAT三家的烧钱大户。

而搜狐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战略储备,并早早掉出了第一梯队。此次财报中我们可以看到,搜狐视频成本的严格控制是此次减亏的重要原因。

一方面,竞争对手的强大使得搜狐不得不降低成本,走差异化竞争路线。但另一方面,竞争对手的强大将极大挤占掉搜狐视频的生存空间,毕竟就算再差异化,其根本也是内容的生产方。而现有的竞争格局下,同样优质的内容生产者,在优爱腾显然会拿到更高的收入。

2016年,张朝阳曾在乌镇表示,要用三年重新回到舞台中心。不过,纵观搜狐搜索、门户、游戏和视频四块大的业务都不尽如人意,而狐友推出后也没有在社交领域里掀起任何风浪,不禁令人为搜狐捏一把汗。

也许对这家曾经荣光满身的老牌互联网公司来说,现阶段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如何“回到舞台中心”,而是如何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赛道,得以让其活下去。

推荐DIY文章
华为手环B5运动版评测:全面健康助手为你定制专项运动计划
英特尔酷睿i5 9400F评测:仅售1299元最具性价比
ChinaJoy闭幕玩家们下个狂欢在哪?5G也许是答案|5G Weekly
百亿“救命钱”,物流帝国的假繁荣?
荣耀9X PRO评测:六大特点创造力非凡 AI美体塑形、立体美颜
联想ThinkBook 14s 体现职场新生代的态度